危重症患者如何救治他在经历多场“生死之战”后给出了答案

战“疫”进行到新的阶段,重症和危重症患者的抢救成了重中之重。截至3月11日24时,现有确诊病例14831例,其中重症病例4257例,占比超过四分之一。同时,在重症病例中还有六分之一到五分之一为危重症病例。

从1月中旬接到任务,加入由钟南山担任组长的国家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北京协和医院内科ICU主任杜斌已经扎在抗疫最前线50多天了。他来回奔波在武汉所有接收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医院之间,最多的时候,一天要巡查4家医院的ICU病房。

奋战在战“疫”一线的Ta们

是啊,我的亲人们盼我平安回家,新冠肺炎患者的亲人们也盼他们能早日康复回家。

谈及危重症病人的治疗时间,杜斌指出,导致病人转成为危重症最常见的原因是病毒引起的肺炎导致呼吸功能衰竭。就以往的救治经验来讲,危重症病人迁延时间较长,病情僵持的阶段也比较长。存活下来的危重症病人,平均需要10至14天的有创机械通气才可以拿掉呼吸机。

了解了她情绪低落的原因,我就从解开她的心结开始。我告诉她我们的ICU医护团队有多棒,打消对她丈夫的担心。我还和她聊家长里短,给她心理安慰,并从专业的角度跟她解释我们对她如何治疗,将起到什么效果,树立她与疾病抗争的信心。

这对老夫妻是武汉封城后住进医院的,夫妇俩郁郁寡欢,不愿意与医生交流病情。在第一次查房问诊时,看到他们沮丧的样子,我主动去拉拉龚文才的手,想缓解他的情绪。然而,当我手伸到他面前时,他伸出来的手瞬间又缩了回去,他是怕把病传染给我,看得出他内心是多么脆弱。我迅速抓住他的手,用力握了一下,通过力量的传递,给他鼓舞。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先说话了:“谢谢你们!”

每天下班,我完成个人洗消后,习惯性地打开手机微信,及时回复康复了以及正在康复的患者们的咨询、交流和问候。透过手机屏幕,我仿佛看到他们那一双双期盼的眼睛——那可是性命相托!

“一方面,在危重症病人的诊疗过程中会发现,对于使用常规的氧疗以及无创通气效果不佳的危重症病人,及时采取有创通气是改变病人病情的一个很重要的举措。”

记录下的最真实最感人的日记!

截至2月15日24时,浙江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1167例,现有重症病例76例(其中危重27例),累计出院437例。其中:

从2月初以来,武汉重症人数占确诊人数的比例波动下降,反映了重症患者向轻症的转变。而据杜斌介绍,真正危重症的病人的病情变化相对来说比较缓慢,到目前为止处在一个相对僵持的阶段。

“陈医生,你好!今天我已出院,我想问问我再需要吃点什么药……”2月4日,龚文才的老伴张彩玉出院了,咨询我回家后如何恢复。她在咨询的同时,要我一定要好好的,说我的爸妈在等我回家。

除了综合治疗,杜斌还提到,从前期经验总结中发现,积极的呼吸治疗措施要关口前移,“对于那些无创通气或传统氧疗效果不好的病人,如果坚持无创的时间太长而效果又不好,即便后来采取了气管插管、有创通气措施,仍然不能有效地改善病人的愈后。”

患者的心理状态对治疗效果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于是我主动与她拉家常,了解到她和她丈夫是同一天住进医院的,爱人住在ICU。她不但担心自己,更担心自己的丈夫。

就在张彩玉出院后的一周,龚文才也康复出院了。好消息总是一个接一个,2月12日,我在金银潭医院经治的另一名43岁的男性患者也出院了,他发来微信说恢复得不错。

危重症患者群像:大多在70岁以上且有基础病

杜斌1月18日就抵达武汉参与救治工作,根据他在一线的观察,危重症患者的年龄大多在70岁以上,有60%-70%的患者都有合并的基础病,尤其是心脑血管疾病有可能达到70%,在某些医院这个比例还要更高。

“健康包”仅限自用,申领和配送均无需任何费用。请同学们发扬互帮互助精神,优先满足急需防护物资同学的需求。使馆将继续协调资源,全力筹措后续防疫物资,为留学人员提供健康保障。

鉴于此次发放的“健康包”数量有限,申领遵循“公平公开、先到先得、及时稳妥、物尽其用”的原则。请申领人按各自所属留学团体通过二维码注册或微信/电邮直接联系学联负责人(有关联系方式见附件),凭登记有效个人信息以及个人手机号申领,本着先到先得、按需优先、兼顾公平的理念,确定申领成功的人员名单由学联以合适方式通知。

尽管重症病例数和病亡人数在持续减少,但杜斌提醒,在防疫最紧要的关头,万万不可松懈,重症病例中有相当一部分还处在病情僵持的阶段。“这种病人他的病程拖延的时间会比较长,所以这个病情僵持的阶段相对来说会比较长,这是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从我们的主观意愿来说,我们希望所有的病人都转危为安,但从客观事实来说,这里面一定有一些病人治疗效果是不那么令人满意的。”

但随着出院患者的增多,住院患者越来越少,医护人员的配比和医疗器械运用的宽松度也会越来越好,这无疑对危重症救治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危重病人所需要的诊断、治疗和护理的人力投入远高于轻症患者,随着病例数的逐渐减少和人力资源相对宽裕,“无论从医疗还是护理方面都会对病人的治理有一定程度的改变。”

杜斌认为,有创通气是治疗危重症患者的有效措施。近日,杜斌团队前往各个不同的定点医院和非定点医院去查找这样一批危重症病人,和主管医生商讨治疗的一些方案以及参数的调整。“我们在后期看到了一个很明显的效果。”

“另一方面,从ICU的角度来说,对重症病人来说我们更强调综合治疗,不单纯依赖某一种药物或者某一种措施。” 杜斌指出,对病情危重的病人,必须依靠综合治疗使病人转危为安。

这是一名66岁的女性患者。2月10日,她住进医院,不但有强烈的咳嗽、气喘和口干舌燥等症状,还有高血压基础疾病,我们对她采取了抗病毒、中药和对症支持等治疗。按说,她的病情不是很重,可是,她一住进医院我就注意到她心事很重。

战斗催生使命感。我和我的战友们知道自己肩负重任,我们会坚守抗疫战场,竭尽全力,让每一个生命去迎接黎明的曙光,拥抱明天的太阳!

病亡人数持续低位运行 我们可以有更乐观的期待吗?

从那以后,他们的喜怒哀乐也愿意同我分享。即使我下班了,他们也会通过微信和我聊上几句。

作为最早一批抵达武汉的中央赴湖北指导组专家之一,杜斌表示,即便新发的病例数回到了0,仍然会有相当长的时间有一部分危重病人需要接受治疗,他和所有的同事们一样,要坚持到最后,等到病人的情况真正稳定,他们才会真正的撤离。(文/陈思源)

驻澳使馆正积极与领区内各高校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等留学人员团体和本地华人爱心企业一起做好“健康包”发放准备工作,请广大留学人员按照以下要求进行“健康包”申领登记:

祖国就在身后,使馆就在身边!希望同学们以科学理性的态度面对疫情,调整心态,遵守澳大利亚联邦和当地政府的防疫要求,依据校方的指导安排好学习和生活,按照《海外留学人员新冠病毒肺炎防控指南》做好防护。让我们同舟共济、共克时艰,平安度过这段特殊时期!

首都领地各类留学人员主要通过各高校学联等留学人员团体进行申领登记(联系方式附后)。考虑到目前澳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出台的社交距离等措施,我馆联系了澳华青年创业者协会、华人快递企业EASI,免费为申领成功者提供配送到家服务,将与申请成功的留学生联系预约“健康包”配送时间。

作者: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主治医师陈阳博士

确诊病例中,杭州市166例、宁波市155例、温州市502例、湖州市10例、嘉兴市43例、绍兴市42例、金华市55例、衢州市21例、舟山市10例、台州市146例、丽水市17例;重症病例中,杭州市16例、宁波市11例、温州市23例、湖州市1例、嘉兴市5例、绍兴市7例、金华市4例、衢州市3例、台州市5例、丽水市1例;出院病例中,杭州市75例、宁波市53例、温州市169例、湖州市4例、嘉兴市11例、绍兴市17例、金华市24例、衢州市9例、舟山市5例、台州市60例、丽水市10例。

其实,在与病魔搏斗中,医生和患者本来就是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作为一名军人,我知道战友的这份情谊有多深厚!

在首都领地、北领地学习的中国籍留学人员(含港、澳、台地区留学生)。

危重症患者的主要威胁是什么?救治工作面临着怎样的挑战?还有哪些“险关”要攻克?怎么能够让危重症变成轻症甚至是治愈?在这个紧要关头,疫情前线的“生死之战”显得尤为重要,而杜斌也在不断地思考和总结。

今天,又一名患者出院了,这是经我治疗的第4位患者出院,更是转移“阵地”后经我治疗出院的第一个患者。25天了,我给了患者康复的信心,患者出院给了我必胜的信心。

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37639人,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587人,尚有901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好消息一个接一个,我经治的4名患者出院了!

我经管的患者中,有一对60多岁的夫妇,丈夫叫龚文才(化名),老伴叫张彩玉(化名)。在治疗他们的过程中,我们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即使在我们接到命令执行新的任务,把治疗他们的任务移交给兄弟医疗队后,我们还是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仿佛就是亲人。

北领地各类留学人员请向查尔斯达尔文大学学联申领登记(联系方式附后),由学联根据当地实际条件组织配发。

第二天、第三天……她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张开了。我们还加了微信,她一有疑问,便随时问我,我也抽空及时、耐心地给予回复。打开心结的她,一天比一天恢复得好。终于,在入院的第七天,她康复出院了。

经验和教训:危重症患者应尽早进行有创通气

Related Posts

赣州一公安局长被举报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组织为其澄清正名

江西省赣州市纪委监委6日发布消息,近日,

疫情下丰田销量大跌旗下Lexus宣布减产

日本丰田汽车2月在大陆销量大跌后,近日宣

美国7日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95例累计报告确诊445例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以及各州公共

香港学者杨永强部分被视为临时的抗疫措施可能成为日后“新常态”

(抗击新冠肺炎)香港学者杨永强:部分被视